全国统一服务电话: 0571-88583036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

2016,浙江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

发布时间:2016-04-09
来源:浙江经济2015年第24期  发布日期:2016/1/21  【字体:


  2016,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国际外部环境总体略好于2015年,国内大众创业创新风起云涌,经济仍有充足的空间和潜力。在新业态成长、房地产回暖带动下,浙江经济有望延续2015年较快增长势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乃至较长时间内,浙江区域经济之间的不平衡态势将加剧,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成为不少传统工业强县面临的重要课题。
  世界经济形势预期总体略好
  2015年10月,IMF下调了预期,但依然预计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3.6%,好于2015年的3.1%。发达国家对全球增长的贡献率可能出现回升,改变其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持续下降态势,这主要得益于美国经济的带动、大宗商品价格回落以及货币贬值(美国除外),这种趋势还将延续到下一年。
  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增长前景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有很大差异,部分能源出口国依然受到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的拖累,但对俄罗斯等2015年处于困境的国家而言,发达经济体的复苏以及对伊朗制裁的放松,其衰退程度或有所减轻。中长期看,全球经济前景依然低迷,这是人口结构变动、生产率放缓、美元加息以及中国经济转型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国内经济仍有充足的动力和空间
  包括IMF、世界银行等在内的主要机构均大幅下调2016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预期,认为经济增长可能跌至6.5%上下。主要的依据是中国将进入结构改革和消费主导的转折期,投资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将进一步放缓。我们认为,这可能低估了中国经济的潜力和回旋空间。预计2016年我国GDP增速仍可保持7%或以上,至少有五个支撑。
  ——宏观刺激政策对投资的拉动即将见效。连续的降息降准缓解了企业实际融资压力,加上地方债务置换、重大项目审批加快、商品房销售回暖,以及地方对经济总量再上新台阶的谋划,2916年固定资产投资或止跌回升。
  ——服务业和消费的支撑有望进一步强化。2015年10月官方非制造业商务指数和财新服务业PMI分别为53.1和52.0,网络消费和跨境电商火爆势头不减,再加上国家扶贫力度加大以及部分价格回升等因素,2016年消费的基础作用和服务业的产业支柱作用将进一步增强。
  ——新业态、新空间的增量贡献进一步凸显。在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推动下,全国迅速形成一股创业创新热潮。根据国家发改委的估算,创业创新对2015年前3季度GDP增速的拉动大约为0.5个百分点左右。四大板块、三个支撑带、海绵城市、网络经济、四众平台等新的增长点从无到有,或在十三五的开启之年,推动新一轮投资建设高潮。
  ——资本市场回归理性有利于经济健康持续发展。2015年两市成交额最高点曾一度突破2万亿元,也曾大幅跌至3000亿元,股票市场大起大落,不仅对资本市场自身带来冲击,也不利于实体经济融资环境的改善,金融业对全年GDP的贡献预计可达1.3个百分点。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加强了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并在养老金入市、沪港通、利率市场化等方面作出安排,目前上证指数已经重新回到3500以上,股市成交额也已恢复到1万亿水平。总体而言,2016年金融业对经济的拉动可能弱于2015年,但金融市场秩序的稳定以及金融改革的加快,将对经济社会起到积极作用。
  ——公众对十三五“不应低于6.5%”的预期。当前正处于各地为十三五定调定目标的关键阶段,近期发布的中央十三五建议明确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未来五年年均经济增速应保持在6.5%以上。根据以往经验,这个数字往往是底线而非目标。2016年是十三五的第一年,7%以上的增长应该是值得期待的。
  在新的周期中浙江经济将继续扮演领头羊角色
  2015年是浙江经济非常辉煌的一年。发轫于80后和90后的创业创新活动正如星星之火一样点燃,浙江仰仗天时地利人和开始引领并将继续引领这个时代的起承转合。分解2015年的GDP增长,从三大产业看,服务业的贡献接近70%。有人担心,2016年工业经济乏力将延续,而服务业高增长态势不再,浙江GDP将会明显下台阶。我们认为,完全没必要过度担心。全年经济增速仍可保持7.5%左右。
  ——商品房量价齐升可能刺激上下游投资。一般认为,商品房销售回暖后经过半年左右的时间,房地产投资增速相应回升。目前浙江商品房销售已连续六个月保持20%以上的增长态势,杭州、宁波、温州、金华等地的新建住房价格环比已转负为正,再加上棚户区改造、城市更新力度加大,以及货币补助取代实物补贴的趋势,这意味着最迟2016年1季度浙江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会止跌,对上下游产业将是比较大的刺激。
  ——以小微企业为主体的新经济进一步释放增长动力。以基金小镇、梦想小镇、云栖小镇为代表的两创平台,在浙江特别是杭州已经展现出勃勃生机,2015年前三季度仅杭州就新设企业4.68万户,云计算与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软件与信息服务四大产业增幅均在20%以上。十三五浙江将打造杭州创新走廊、钱塘江金融港湾、义甬舟开放通道、舟山自由贸易港区等重大战略平台,投资和发展空间广阔。
  ——制造业形势可能略有好转。制造业行业的衰退周期并未真正结束。一个积极信号是,2015年10月国家PMI数据显示,制造业企业新订单指数连续两个月回升,处于荣枯线之上。明年的制造业主要依赖于两个因素。一是房地产走势;二是外贸形势。前者可以反映内需的冷暖,后者则代表了外需。正如前文所述,房地产投资在销售火爆的带动下可能会止跌回升,国际形势也可能略好于2015年,制造业的生产经营尽管不会得到明显提振,但相对2015年有所好转应该是值得期待的。
  结构分化和区域分化进一步强化
  回顾历次大周期切换的重要时点,都经历过旧的产业没落、新的产业由弱变强的过程。总体表现是,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增长明显快于一些高耗能、低附加值的产业,小微企业特别是规下小微企业增长明显快于大中型企业。这种趋势至少还要持续3—4年,才能形成新的平衡。就目前而言,旧平衡向新平衡转换的过渡期,主要有两方面的影响:
  传统产业洗牌加剧,带来一定的金融风险和就业风险。2015年三季度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已升至1.59%,但仍低于欧美3%—4%的水平;9月调查失业率5.2%,较前几个月略有上升,但依然远低于2009年8%左右的水平,再加上新产业对就业吸纳的逐步增强,以及劳动力供给的趋势性改变,我国面上的失业风险总体可控。
  大城市虹吸作用强化,远离大都市的县域特别是相对独立的新城、开发区前景不容乐观。浙江的县域经济获得成功,关键在于劳动力、土地、能源环境等要素集聚形成的低成本。当前,服务业和消费经济逐步成为主导产业,即便是工业,其生产方式也开始向柔性、智能、精细转变。支撑这些变化的关键,不再是低成本的要素,而是高收入的群体以及高素质的人才。显然,只有核心城市或依附于核心城市的城市才具备这个条件。我们看到,人均GDP已经超越1.6万美元的杭州,2015年经济增速再次实现10%以上的惊人增长,而不少传统工业强县,则只有5%、6%的水平。这种趋势很可能会在十三五长期延续,寻求新的增长动力,或推进县域向城市经济转型,对这些传统强县迫在眉睫。


  思路和建议

  按照“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和“更进一步、更快一步”的要求,坚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坚持创新驱动首位战略,坚持稳中求进、协调发展,为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全面实现“四翻番”目标、为“十三五”开好头起好步作出新贡献。
  发挥投资对增长的关键作用。按照国家推进粮食水利、城市轨道交通等11个重大投资工程包的要求,科学确定“十三五”战略重点、投资规模、合理布局、建设时序,安排一批拉动力强、利长远、增后劲的重大项目。积极推广PPP模式,发挥政府资金、专项建设债券的引导作用,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重大项目建设运营。强化节能节地节水、环境、技术、安全等市场准入标准,从源头上防止低水平重复建设。
  培育和壮大新的消费热点。实施好国家养老家政健康、信息、旅游休闲、绿色、文化教育体育等6大领域消费工程,积极培育信息、旅游等新的消费热点。稳定住房消费,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全面推进“三网”融合,大幅提升宽带网络速率,发展物流快递,鼓励线上线下互动的新兴消费。
  拓展经济增长新空间。重点打造杭州创新走廊、钱塘江金融港湾、义甬舟开放通道、舟山自由贸易港区等重大战略平台。推广新型孵化模式,大力推进新一轮特色小镇建设,鼓励发展众创、众包、众扶、众筹空间。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支持基于互联网的各类创新,发展分享经济,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
  增强区域发展的协调性。对大都市周边的城市,下决心消除行政区划壁垒,加强城际铁路等重大交通设施的规划建设,着力强化产业分工合作,使中心城市的辐射影响力能比较顺畅地向周边区域渗透扩散;对较为偏远的山区县、海岛县,大力发展生态经济、旅游经济,完善转移支付绩效考核机制,着力推进生态功能区转型发展;对于相对偏远的工业强县,要花大力气优化中心城市发展环境,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和总部经济,使之成为高端要素、高端产业的集聚高地。
            作者为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体改研究室主任